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圆兔工具箱官网

微信公众号:圆兔(微信号:ytgjxapp)

 
 
 

日志

 
 

金庸群侠传之我的大学  

2008-01-11 17:23:11|  分类: 3.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甘力
创作日期及地点:From 16:04 01-10-18 To 17:00 01-12-1于广州313宿舍
发表情况:全国第一届游戏文学大奖赛前50名

第一回 笑傲江湖——军训篇

一九九八年七月,熬过了三天的高考,打开封尘已久的电脑,玩起我心爱的电脑游戏“金庸群侠传”。一次又一次爆机回到未来,一次又一次重新开始踏上征途。有时我是与大侠张无忌、令狐冲结伴行侠仗义的正派人士,有时我是与淫贼田伯光、欧阳克为伍打家劫舍的武林败类。就这样,我没日没夜地沉浸在“金庸群侠传”的武侠世界里,直到有一天母亲从门缝里塞进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发。

离家的前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只见一只鹿静静地站在雪地上,漫天飞舞的雪花给它披上了一层白色的伪装,但是这逃不过射雕英雄郭靖郭大侠的眼睛,他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发箭往白鹿射去。正当那支箭就要射中白鹿时,梦境突然一转,但见垂柳之下,池塘之边,一位老者正伏在案上奋笔疾书,间或会微笑着抬起头看看碧绿的池塘里那对甜蜜地倚靠在一起的鸳鸯,接着又低下头继续写他那神奇的江湖侠客故事。突然之间,老者抬起头,对着我说:“只要你在大学期间找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本金庸小说扉页上印着的‘金庸群侠传’印章,就会发现一个足以使你震惊武林的秘密。”未等我来得及问话,老者已经不知所踪。

第二天醒来,梦里的情形依然很清晰,不像以前的梦那样,要么醒来发现手里握着心爱的屠龙木刀而不记得昨晚与我在华山决斗的武林高手是谁,要么醒来发现底裤前面湿了一大片而不记得昨晚陪我闯荡江湖的姑娘是谁。一定是最近玩“金庸群侠传”太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我一边对自己说,一边告别父母踏上了北上的火车。

还没安顿好就开始了两个星期的军训。军训对于我这个闯荡江湖多年的“金庸群侠传”高手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正好可以把军训当做闯荡江湖前的练功阶段,同时结识一些江湖中各门各派的人物,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伴,为以后闯荡江湖打好基础。

军训期间,每天都要在烈日下站军姿,每晒脱一层皮等级就会上升一级,十天下来,我已经升到了第十级。生命在于运动,每天高强度的运动下,生命不知不觉提高了五十点。忍尿是常有的事,因此内力也提高了一百点。半夜被教官的哨声拉起来狂跑一通,发觉自己身轻如燕,莫非轻功也提高了五十点?正在窃窃自喜之际,一阵清风吹过才发现原来身上只穿着一条迷彩内裤。教官见状倒颇为欣赏,决定向全团推广,于是整个上午我不得不站在主席台上向全团展示这款新式的迷彩服。除了做兼职模特外,当有方队经过主席台时,我还必须暂时扮做首长凑到麦克风前对着方队高喊:“同志们好!”等方队喊完“首长好!”后,我还得再喊一句:“同志们辛苦了!”接下来方队自然接着喊“为人民服务!”但我在台上听来总觉得好像短了点,几个方队过去后才渐渐听出原来他们喊的是:“迷彩内裤!”而不是“为人民服务!”怪不得总觉得好像短了点。

迷彩内裤事件后,我着实在江湖上风光了一阵。好在军训很快就结束了,又开始了平静而熟悉的学校生活,同学之间也渐渐熟悉起来。

第三周领到借书证,飞身赶到藏经阁(图书馆)。金庸的小说果然受欢迎,去到时书架上只剩下一本《笑傲江湖》。打开扉页,上面的一个红色长方形印章赫然印着“金庸群侠传——笑傲江湖——天”。我很是惊奇,梦境竟然成真;我很是纳闷,印章上的字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仔细检查了一通,没有发现什么夹层之类的。既然是足以使我震惊武林的秘密,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解开,还是等集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本金庸小说扉页上印着的“金庸群侠传”印章再说吧。立马把《笑傲江湖》借了回去,复印好扉页,好好地收藏起来。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孤身闯荡武林,只等有朝一日学成绝世武功,笑傲江湖。

第二回 天龙八部——宿舍篇

全班二十六个初涉江湖的新丁,八女十八男,除三男两女走读外,其余六女十五男被分配到三个宿舍。

女生的宿舍在女生楼,俗称尼姑庵,六人一庵,庵内明净宽敞,有套间,还提供七天二十四小时保安服务,和尚(男生)与狗不得进入。受如此奇耻大辱,和尚们个个义愤填膺,于是每天傍晚都有不少和尚聚集在尼姑庵下抗议,还不时高喊“阿珠”、“姑姑”、“小昭”之类的口号,部分激进者还会向把守尼姑庵的尼姑庵总盟主灭绝师太递交“请愿信”,请她务必交到相关人士手里。 班上住宿的六个女生的宿舍在三楼,我称之为“峨嵋派”。由于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荣升尼姑庵总盟主,掌门之位由其得意弟子周芷若接任。

和尚自然住在和尚寺里,僧多庙少,每间设计容量为六人的寺庙居然安排了八个和尚入住。无套间,澡堂和茅厕是整层共用的。寺里保安极不严密,经常有女香客借入寺进香为名,夜宿不出。

班上住宿的十五个男生分别住在和尚寺二楼南北两端,我称之为“南北少林”。我和其它七个男生住在“南少林”,“北少林”住了剩下的七个男生,有一张空床。由于知名度甚高,我被推举为南少林住持方丈(舍长),法号一灯,因有一盏台灯一个通宵看完《笑傲江湖》的纪录而得名。其实那本《笑傲江湖》我早已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秘密。北少林住持方丈是我的老乡兼老同窗兼结拜兄弟虚竹,有空的时候我便经常过去北少林和他讨论一下“达摩”、“天龙八部”、“般若魔界”、“魔法门”等等“佛教”问题。有时谈得太晚了,便在北少林挂单,在那张空床上凑合着借宿一宵。 尼姑庵里不全是尼姑,和尚寺里也自然不全是和尚。譬如南少林的慕容复,与峨嵋派的俗家女弟子王语嫣自幼青梅竹马,感情甚好。吾见其凡心未净,又有“国仇”未报(此君经常在南少林“帝国时代”联网大战中首先出局),便动了恻隐之心,收留其做了俗家弟子。于是以后每当王施主到南少林进香时,我便不得不带着寺里一干和尚外出化缘,列队经过尼姑庵时自然不忘高喊一通“仪琳师妹”、“不悔妹妹”、“阿柯姑娘”之类的口号。 班上走读的三男两女分别居住在市内的其中五个区,我称之为五岳剑派。

社会是个大熔炉,大学则是社会的缩影,里面的人来自全国各地,真可谓天龙八部、鱼龙混杂,一时两刻不知从何说起,容我以后慢慢道来。

第四周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我以高票数当选为班长,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迷彩内裤事件的影响依然深远,八个女生除了王语嫣外都把选票投给了我。第二件事是周六晚到北少林挂单时,虚竹递给我一本《天龙八部》,说是知道我喜欢看金庸的小说,他在藏经阁看到了,便替我借了回来。真正的朋友是什么?真正的朋友就是永远知道你的所需并默默地为你做好一切的人。我接过书,打开扉页,上面果然也有一个红色长方形印章,上面赫然印着“金庸群侠传——天龙八部——客”。我谢过虚竹,随手把书丢到那张空床上。震惊武林?管他呢!哪比得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花生煮酒(啤酒)论英雄(英雄无敌)”,共奏一曲《笑傲江湖》要来得爽快呢!

第三回 倚天屠龙记——青衣少女篇

大学生活并不像想像中的那样多姿多彩,但“练功房(教室)——藏经阁——饭堂——南少林”四点一线的生活倒也落得个清闲。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大一的上学期已经过半。

十四周星期五上午没课,睡到九点便爬起来去藏经阁阅览室看报纸。走到藏经阁门口时,一位身穿青衣的少女正好从藏经阁里面出来,擦着我的肩膀走了出去,其时我们之间直线距离最近的时候只有十公分。我留意到她的胸前抱着一本《飞狐外传》。迟疑了一下后,我决定向她借那本《飞狐外传》,于是转身尾随其后。一路上,几次想冲上前去借书,却苦于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紧紧跟在她的后面,不知不觉到了尼姑庵门口。由于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青衣女子胸前的那本《飞狐外传》上,也没细想就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正待上楼,突然身后一声大喝:“淫贼,纳命来!”话音未落,一个身影已欺到我的背后,手起剑落,原来是峨嵋派前掌门、尼姑庵总盟主灭绝师太。她见我私闯尼姑庵,以为我是采花大盗,抽出身边的倚天剑(扫帚)便要取我性命。我忙侧身闪向左边,没想到灭绝大师第一招原是虚招,半空中突然向左边横劈,这一招来得既狠又快,我来不及使出凌波微步躲闪,颈上已中了一剑。想那灭绝师太乃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一招少说也伤我百多点生命,而此时的我只是个初涉江湖的小人物,生命最大值还不到一百点,登时倒在血泊中。没想到出师不利,一开始就遇到灭绝老尼这样厉害的人物,想我一灯大师曾贵为大理国皇爷,称得上是人中之龙,却失手让倚天剑给屠了,成为失踪人口。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地球的某地当地人口的失踪数又多了一笔。

弥留之际,突然记起进藏经阁前曾保存过进度。进入场景前先保存进度是我在玩“金庸群侠传”时养成的习惯。于是马上施展SL(Save & Load)大法中的Load字诀Load入进度一。电光火石之间我已身在藏经阁前。我马上施展凌波微步飘入藏经阁,可是哪里还有什么青衣少女。从RPG游戏的观点来说,青衣少女事件属于随机事件,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从现实的理论来说,机遇只有一次,稍纵即逝,结果只有两个,牢牢抓住机遇和让机遇从眼前溜走。一句话来说,就是,现在我的生命里不曾出现过一位胸前抱着一本《飞狐外传》的青衣少女,虽然我们曾经是那样的接近,只有十公分。

无奈之下,只好转身返回藏经阁。去阅览室之前照例到中文书库看看有没有新近归还的金庸小说。根据前两回的经验,但凡发生和金庸小说扯得上关系的事之后,很快就能找到一本扉页印有“金庸群侠传”印章的金庸小说。果然不出所料,一本《倚天屠龙记》静静地躺在书架上,而这次上面的印章是“金庸群侠传——倚天屠龙记—傲”。

之后的几周都相安无事,考试周之前照例有两三周的停课复习时间。南少林里一下子多了七个“一灯”大师,一盏台灯一个通宵不再是我的专利。我们都是新生,还不太了解“六十分万岁”的真正含义,自然也不能理解学校特意留出两三周停课复习时间的苦心。我们只是继承高考之前的优良传统,以为到了复习冲刺的时候,所以才拼命地复习。直到后来我们才慢慢地明白了“六十分万岁”的真正含义,也知道了考试周之前两三周的停课复习时间不是复习的时间而是开始学习的时间。也直到那时我们才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把那么多美好的时光都浪费到学习上去了。总之,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这样在平平淡淡中结束了。

第四回 书剑恩仇录——藏经阁篇

一九九九年三月,寒假过后又回到了大学校园,一进校门就遇到了华山派的令狐冲。此君性格豪爽,有一招独门绝招叫“独孤九见(剑)”,一个学期最多只能在学校见到他出现九次,这不,今天算是第一次;此君喜好音律,弹得一手好吉他,大部分时间都和几个朋友在一间门窗都用棉被封起来的房子里练习电子摇滚版的“笑傲江湖”;此君交游广阔,广交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朋友,这不,一见到我就走过来和我攀谈起来。他说了一大通的话,但归结起来就两点,一是上学期他的高数不及格,二是问我有没有什么秘籍之类的。他问我这个全班高数考了最高分的人算是问对人了,而我也确实有所谓的秘籍。我凑到他跟前和他耳语了几句之后,他马上笑颜逐开,连声道谢,说等他补考完后一定要赏脸和他去喝两杯。对了,此君还好杯中物,把酒看得比命还重要。说完他便展开轻功提纵术向藏经阁方向奔去。

  藏经阁吸引我的地方有四个。

藏经阁第一个吸引我的地方自然是那十四本藏有足以使我震惊武林的秘密的金庸小说。虽然目前我还不能确定那十四本书是否全部都藏在藏经阁,但由上面有印章可以确定这十四本书绝对不会是那些摆在书店里出售的新书。

藏经阁第二个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藏经阁里面真有所谓的秘籍。刚进大学校门的时候,辅导员曾对我们说过,一定要常去藏经阁。开始我还以为辅导员只是在说每年都要说的套话,后来去藏经阁的次数多了才明白辅导员的用心良苦。藏经阁里面有很多的题库,而大学里的讲师大多都忙于赚外快和到处开讲座,考试的题目大多是从题库里随机抽出来凑合而成的。虽然我的高数考了全班最高分,其实我平时并没有把多少精力放在上面,只是考试前一天恰巧在藏经阁里借了一本高数题库,一盏台灯一个通宵把里面的例题看了一遍。没想到第二天的考试题目居然就是我看过的那些题库里的例题,于是我只得勉为其难极不情愿破天荒地考了一次全班最高分。刚才我凑到令狐冲跟前和他耳语几句就是把这个秘密告诉他。

藏经阁第三个吸引我的地方却是那位胸前抱着一本《飞狐外传》的青衣少女。她没有杀我,我却因她曾经死在灭绝师太的倚天剑下,但正是这位青衣少女使我这个法号一灯的得道高僧破了色戒,动了凡心。只可惜自那以后青衣少女再也没有在藏经阁出现过,而我也只能继续做我的南少林主持方丈,继续偷偷在早上起来洗我的迷彩内裤。有时我也会想,如果真的方丈遇到这样的问题会怎么样处理呢?他们是否也有需要偷偷在早上起来洗方丈内裤呢?

藏经阁第四个吸引我的地方是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位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还和他结成了结拜兄弟。事情发生在这个学期的第二周。入大学以来一直都没有出去过自修,一般都是躲在南少林里闭关修炼。大学的第二个学期一开学,新宿舍楼也开始动土兴建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噪音问题。在经历过几次闭关修炼几乎走火入魔后,决定出关另行寻找修炼地点。首选自然是藏经阁的自修室,除了前面提到的三个理由之外,那里确实很安静,适宜修炼;而且听南少林里其他和尚说里面经常可以遇见很多漂亮的尼姑美眉,说不定会在那里再次遇到我的青衣少女。可惜美眉没有遇到一个,倒遇到了一只大青蛙。

第二周星期一傍晚,用过斋饭后,便急急忙忙地和虚竹一起赶去藏经阁霸位自修。自修室在藏经阁二楼,那时时候尚早,但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已经有好几十个人在自修了。走进藏经阁后,有一个中等身材、略见肥胖的人一直不紧不慢地走在我们的前面,我们的轻功在少林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可愣是追不上他。直到追进自修室,他特意停了一下,我们才得以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笑吟吟的,面目甚是慈祥。这时虚竹凑过来告诉我,眼前这个人正是大我们一届的正宗师兄、红花会(校红十字会)的大头领千手如来赵半山。他朝我们点了点头,双手向前扬了几扬,突然之间双手不知怎的一下子多了十几本书,跟着转过身去,两手连挥,我们一阵眼花缭乱,但见那十几本书像装了自动导航系统般向自修室里的空座位飞去,眨眼之间就霸了十几个座位。

我待他再转过身来,上前拱手作了个揖,道:“红花会大头领千手如来果然名不虚传,赵大头领这手飞书霸位神功更令小人佩服万分。不知适才飞出的那本《书剑恩仇录》可否借小人一阅?”

赵半山拱手还礼,道:“献丑献丑,那本书你喜欢便拿去,爱看多久便看多久。只是这位小兄弟眼力过人,内功修为远在赵某之上,不知师承何门何派。”

“赵大头领果真是性情中人,小弟在此谢过。”我接着道:“至于小弟的眼力乃是因过于沉溺‘金庸群侠传’所致,因为战斗的时候只有看清敌人一闪而过的生命点数才能有的放矢。”

“对对,只有集中火力一个一个地消灭敌人才是取胜之道。”一说到“金庸群侠传”赵半山脸上突然特别兴奋,原来他也是个“金庸群侠传”迷。说着说着,我们便坐下来讨论起“金庸群侠传”来,越谈越投契。

“你我一见如故,你也别赵大头领长,赵大头领短的啦,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你叫我赵大哥,我叫你胡贤弟岂不更好。”

“好,赵大哥!”

“胡贤弟!”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就这样,我在藏经阁认识了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红花会的大头领千手如来赵半山,还和他结成了结拜兄弟。对了,胡是我的俗姓,还有就是这次的书上的印章是“金庸群侠传——书剑恩仇录—山”。

第五回 连城诀——选修篇

第三周周二晚上开始上选修课,我报的是“大学语文”。因为是第一次上选修课,而且听说这次报大学语文的共有三百来人,因此早早地赶去霸位。上课的地点是一间阶梯课室,大约可容纳二百来人。我找了个离讲台不远不近的座位坐下,环顾四周,这时来了大约五十多人,而且大部分是尼姑,其中确乎有几个很养眼的美眉,倒是班上那“八朵金花”所不能及的。

半个小时以后,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但略显沧桑的青年男老师走上了讲台,这时上课铃声响起。他在黑板上刷刷地写了“狄云”两个大字便算是作了自我介绍。他转过身来,拿出一本线装本的《唐诗选辑》,随便翻到一页,就着麦克风便很陶醉地念了起来,对陆陆续续嘻嘻哈哈走进来的学生熟视无睹。我很是惊奇,又环顾四周,这时一共来了大约百来人。狄云老师继续陶醉在他那湘西土音特重的唐诗里,“哥翁喊上来,是横不敢过。”,我想了想,原来是张九龄《感遇十二首》里的“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甚感好笑,却发现没有人附和,也就没有笑出声来。 除了几个像我一样的新丁在莫名其妙地听着“落泥招大姐,马命风小小”(“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之外,讲台下也别有一番风景。有的托着腮望着天花板作沉思状;有的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作勤奋状;有的戴着耳塞摇头晃脑作酷毕状;有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声作沉睡状;有的靠在椅背上大大咧咧地看着报纸作领导状。有的两个和尚凑在一起指点尼姑,激扬美眉,粪土班上霸王龙。有的两个尼姑相互咬着耳朵,间或会分开掩嘴大笑一会,而后又低声咬起耳朵,叫人心里直痒痒的,真想知道她们在谈论些什么。不会是在谈论我吧?难道她们也知道“迷彩内裤”的事?对,一定是在谈论我,疯狂地。有的一男一女甜蜜地靠在一起,我双手撑在扶手上正想升高自己去看看他们在进行些什么桌底交易,狄云老师的“忽听喷惊风,连山石布逃”(“俯听闻惊风,连山若波涛”)突然停了。“同学们回去随便写一篇文章,下次交。下课。”话音刚落,铃声大作,分毫不差,我惊之为天人。 很快就到了第四周周二晚上,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带上一份最新的游戏攻略,外加自己最近写的一首诗,提前五分钟进入课室。我平时有写点东西的习惯,所以一周交一篇文章对我来说并不困难。狄云老师还没有来,讲台上放了几十份原稿纸。我走过去把自己的作业插进那几十份原稿纸里,然后随便找个偏僻的位子坐下,聚精会神地看起游戏攻略来。狄云老师果然一秒不差地出现。讲台上依然很陶醉,讲台下也依然很风景。

转眼到了第五周的选修课,我又沉浸在游戏攻略里那些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里。虽然我平时谈起游戏来头头是道,但真正玩过的游戏只有《金庸群侠传》一个,大部分谈资都来源于游戏攻略,比起亲身去玩游戏,我更喜欢把游戏攻略的故事情节当做精致的小说来欣赏。 “《掩饰》/说谎,/说谎。/仅仅为了/掩饰我——/心里的慌。/微笑,/微笑。/怕那悲伤/掀起我——/泪的海啸。”狄云老师用很标准的普通话陶醉地念着。不是唐诗,但是很熟悉。“这是班上一位同学写的一首诗,写得很好,可惜太短,余下的时间只好再念唐诗了。”怪不得这么熟悉,原来是我写的那首诗,但是狄云老师的普通话这么好,为什么要用那么怪的口音来念唐诗呢? 之后的几周我开始写一些长的文章交上去,越写越多,越写越长,有时一周交五、六篇,狄云老师慢慢放弃了他的唐诗,用他那标准而略带磁性的普通话陶醉地读起我的文章来。“大学语文”考试的前一周,狄云老师把我叫到了他的宿舍。单身老师宿舍除了宽敞一点比南少林好不了多少,里面也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但是桌子上那本《连城诀》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坐。这本《连城诀》你喜欢的话,就送了给你。”看着我那贪婪的眼睛,狄云老师马上会意,“这次叫你来,主要是想问你,这次的考试你想要多少分?” “我想要多少分?”这么容易就得到了《连城诀》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而狄云老师的问题更使我迷惑,“不是有考试的吗?”

“考试只是形式,选修课就是让你拿到学分的。你是我教的学生中最好的一个,所以你要多少分都可以。”

“‘大学语文’历史上有满分的吗?”

“没有。”

“那我就要满分吧。”

“好!有自信。放心去考试吧,你会得满分的。对了,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文章写得这么好却要考到这里读经济呢?”

“你觉得如果当初我读中文的话,现在还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吗?”先商量好成绩再去考试,这样好的老师到那里去找,所以我便对他说了实情。 “确实,不能。现在的教育只会慢慢地磨平你的天赋和锐气……”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不让狄云老师再说下去,“老师你的普通话这么好,为什么要用那么怪的口音来念唐诗呢?”

“我的启蒙老师虽然满口乡音,对我却比亲生儿子还亲,是他教会了我念唐诗的。以后虽然受了高等教育,但每当读起唐诗,便会想起恩师,不自觉地便念起了乡音。”说着说着,狄云老师眼里满是泪水,“对了,这本《连城诀》里有个很奇怪的印章,上面印着‘金庸群侠传——连城诀——-剑’,这些年来我一直看不出个所以然。正如你所看到的,我虽然年轻,但锐气已经被磨平了,所以这个迷还是留待你去解开吧。” 我没有回答,只是狠狠地点了点头。

第六回 雪山飞狐——上网篇

一九九九年九月,大二,和尚寺里装了200电话,开始拨号上网。“我只是想找些有用的信息。”每个网虫第一次上网前都这样对自己说,于是我“哑乎”了。“我只是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每个青蛙第一次上网聊天前都这样对自己说,于是我“秋秋”了。

“你是胡斐?”

“是的。(通过服务器中转)”

“胡斐啊,胡斐,为什么你是胡斐?”

“因为你是若兰。(通过服务器中转)”

“哦,是吗?我的相片,你要吗?”

相片很快传了过来,只见相片中的若兰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这张相片,你可要好好地保存。”

“谢谢。放心,我会的。(通过服务器中转)”

“88”

“88(通过服务器中转)”

若兰离线后,我百无聊赖地在网上乱逛,看到一个个人主页上有提供《雪山飞狐》电子书下载的,便down了下来。双击图标打开刚才下载的电子书,果然是熟悉的金庸作品的封面。单击“雪山飞狐”四个大字,打开的是一个空白的页面,不,不是空白的页面,右下角有一个红色的长方形印章。我定睛一看,“金庸群侠传——雪山飞狐——城”。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是这个印章以电子书形式出现倒是我永远也不会想到的。 第七回 飞狐外传——恋爱篇

大二的上学期,我疯狂地迷上了“秋秋”,疯狂地在网上泡美眉,南少林里的事务也懒得打理了。结果,有两个和尚经不住诱惑犯了色戒。我没有把他们逐出南少林,只是把他们由正规少林弟子降级为少林俗家弟子,因为第一个犯色戒的正是我这位南少林住持方丈一灯大师,虽然只是在精神上。

除了若兰,我断断续续地加了几十个好友,当然都是美眉,至少她们的资料上是这样显示的,但也不能排除里面会有一两个东方不败,北少林里有一个和尚就特喜欢扮成尼姑去泡青蛙。除了担心东方不败外,一个键盘要周旋在几十个美眉中间也确实有难度,这不,这个月已经用坏了三个键盘了,现在的这个键盘的Ctrl键和Enter键还是用乾坤大挪移神功从F11和F12键挪移过来的。于是我只好狠下心来,满口粗话的删除,非金庸小说里的女性名字的删除,灭绝师太之类的删除,非本市的删除,不传相片过来的删除,相片像某个女明星的删除,每次只说“你好”“88”之类废话的删除。到了最后,好友列表上只剩下若兰、紫衣、灵素三个。

紫衣传过来的相片上是一个身穿紫衣,身材苗条的少女,见她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

“青衣少女!”第一次见到灵素的相片时,我脱口而出,虽然我当时没有看清青衣少女的样貌,但这一袭青衣却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仔细端详着相片里这位青衣少女,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精光四射,容貌平平,但单是那双美丽而善良的眼睛已经足以让我动心。这次她胸前抱着的不是那本《飞狐外传》而是一朵花光娇艳的蓝花。

若兰温柔而绝色。紫衣活泼而美丽。灵素则是善良而聪慧,对着她,我几乎无话不说。与其说我不知如何去取舍,倒不如说我不愿舍弃其中任何一个,男人骨子里头终究是花心的,即便是我,胡斐胡大侠亦不例外。但终于有一天,我不得不做出选择。

“胡斐,你可以把我的相片作为你的电脑桌面的墙纸吗?”一天晚上,若兰、紫衣、灵素突然向我发来了同一条消息。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在红颜与知己之间,我选择了知己,红颜也许能带给你几年的快乐时光,但知己却能陪伴你终生。我按动鼠标把灵素的相片设为的电脑桌面的墙纸。当灵素定格在我的桌面的时候,若兰、紫衣突然间从我的好友列表中消失了,甚至乎连她们的相片也从我的硬盘里消失了,就像她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最终,你还是选择了我。我在图书馆后面等你,不见不散。”

虽说我身经百战,但也解析不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但是这个谜团很快就要解开,因为现在青衣少女就站在我的面前,距离我只有十公分。

“我是一个黑客,但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若兰是我大师兄慕容景假扮的,紫衣则是我三师姊薛鹊假扮的。他们给你发的相片里隐藏有黑客程序,幸亏我发现地早,也给你发了一幅隐藏有防御程序的相片。但是他们两个却不肯就此善罢甘休,我们只好打赌,只要你选择了他们其中一个,我便不能再插手这件事;如果你选择了我,他们也答应不再打你电脑的主意。” “我只是个很普通的人,我的电脑有什么值得惊动两大黑客的。”

“他们得知你知道一个足以震惊武林的秘密,并怀疑你把这个秘密藏在电脑里,所以……”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谜团已经解开,看来知道这个秘密的不止我和狄云老师两个,幸亏我没有把收集到的印章藏在电脑里。

“打从第一次在图书馆见到你,便喜欢上你了。我发觉你偷偷地在后面跟着我,心便扑通扑通地跳,特意放慢脚步,可是你终究没有走过来,我也没有胆量转过头去。直到到了宿舍楼楼下,我才彻底失望了,毕竟我并不漂亮。我……” 我走前一步,紧紧地抱着她,不让她再说下去,这时,我们之间直线距离变成了零。那一夜,灵素把她的全部都交给了我,包括,包括那本《飞狐外传》上的印章“金庸群侠传——飞狐外传——鸯”。

第八回至第十四回

在接下来的大二和大三的日子里,我找齐了剩下的七个印章,中间发生的事简直惊天地泣鬼神,但是写出来恐怕会对我将来的毕业和就业极为不利,因此干脆在此一概略去,有兴趣的读者请耐心等待《“金庸群侠传之我的大学”后传》的推出,但是,最快也要等到我二○○二年七月大学毕业后了。

但是,为了小说能有个结局,找到的印章还是要公布出来的:“金庸群侠传——碧血剑——-狐”,“金庸群侠传——射雕英雄传—雕”,“金庸群侠传——白马啸西风—龙”,“金庸群侠传——鸳鸯刀——-雕”,“金庸群侠传——侠客行——-马”,“金庸群侠传——神雕侠侣——血”。

欲知足以震惊武林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请看第十五回,完结篇。

第十五回 完结篇

二○○一年九月,大四,几经努力终于找齐了十四个印章,与灵素的感情也日渐深厚,学业也开始有所成,同时也开始准备找工作。 用了整个暑假也解不开十四个印章之谜,只是知道每部书名后面的那个汉字都是金庸十四部小说书名的第二个字。开学后也只好暂时搁到一边去了。

国庆长假,忙里偷闲又玩了一次《金庸群侠传》,很快就学成绝世武功,找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本书,打败了众多武林高手,拿到了神杖。霹雳堂最后决战前照例要把十四本书按顺序摆好,突然之间我灵机一动,如果把那十四个印章按顺序排列也许能解开秘密。马上翻箱倒柜找出那十四个印章的复印件。 “金庸群侠传——飞狐外传——鸯”
“金庸群侠传——雪山飞狐——城”
“金庸群侠传——连城诀——-剑”
“金庸群侠传——天龙八部——客”
“金庸群侠传——射雕英雄传—雕”
“金庸群侠传——白马啸西风—龙”
“金庸群侠传——鹿鼎记——-鼎”
“金庸群侠传——笑傲江湖——天”
“金庸群侠传——书剑恩仇录—山”
“金庸群侠传——神雕侠侣——血”
“金庸群侠传——侠客行——-马”
“金庸群侠传——倚天屠龙记—傲”
“金庸群侠传——碧血剑——-狐”
“金庸群侠传——鸳鸯刀——-雕” 排列好后,果然清晰了许多,“鸯城剑客雕龙鼎, 天山血马傲狐雕。”,没想到金庸十四部小说书名的第二个字竟然隐藏着两句很有气势的诗。我眼前渐渐浮现出这样两幅画面来:鸯城内,一位剑客舞动手中长剑,刷刷刷地在一个大鼎上雕出一条条活灵活现神态各异的龙来。天山的山路上,一匹神骏高大、鞍辔鲜明的汗血宝马踏雪而来,转眼间便消失在白茫茫中,天山上耐寒的狐狸和展翅高飞的雕见了都不由地低下头来。这令我不禁想起上大学的前一个晚上所做的那个很奇怪的梦。“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鸯城剑客雕龙鼎, 天山血马傲狐雕。”虽然不是武功秘笈,也不是藏宝地图确实让人有点失望,但发现金庸十四部小说书名里隐藏的后两句诗确实足以使我震惊“武林”。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咦,我不是还俗很久了吗?)

原版最后一回如下。你更喜欢那个呢?

第十五回 完结篇

二○○一年九月,大四,几经努力终于找齐了十四个印章,与灵素的感情也日渐深厚,学业也开始有所成,同时也开始准备找工作。

用了整个暑假也解不开十四个印章之谜,只是知道每部书名后面的那个汉字都是金庸十四部小说书名的第二个字。开学后也只好暂时搁到一边去了。

国庆长假,忙里偷闲又玩了一次《金庸群侠传》,很快就学成绝世武功,找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本书,打败了众多武林高手,拿到了神杖。霹雳堂最后决战前照例要把十四本书按顺序摆好,突然之间我灵机一动,如果把那十四个印章按顺序排列也许能解开秘密。

“金庸群侠传——飞狐外传——鸯——g”
“金庸群侠传——雪山飞狐——城——a”
“金庸群侠传——连城诀——-剑——m”
“金庸群侠传——天龙八部——客——t”
“金庸群侠传——射雕英雄传—雕——u”
“金庸群侠传——白马啸西风—龙——r”
“金庸群侠传——鹿鼎记——-鼎——e.”
“金庸群侠传——笑傲江湖——天——t”
“金庸群侠传——书剑恩仇录—山——h”
“金庸群侠传——神雕侠侣——血——e”
“金庸群侠传——侠客行——-马——9.”
“金庸群侠传——倚天屠龙记—傲——c”
“金庸群侠传——碧血剑——-狐——o”
“金庸群侠传——鸳鸯刀——-雕——m”

排列好后,果然清晰了许多,“鸯城剑客雕龙鼎, 天山血马傲狐雕。”,没想到金庸十四部小说书名的第二个字竟然隐藏着两句很有气势的诗。我眼前渐渐浮现出这样两幅画面来:鸯城内,一位剑客舞动手中长剑,刷刷刷地在一个大鼎上雕出一条条活灵活现神态各异的龙来。天山的山路上,一匹神骏高大、鞍辔鲜明的汗血宝马踏雪而来,转眼间便消失在白茫茫中,天山上耐寒的狐狸和展翅高飞的雕见了都不由地低下头来。这令我不禁想起上大学的前一个晚上所做的那个很奇怪的梦。“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鸯城剑客雕龙鼎, 天山血马傲狐雕。”虽然不是武功秘笈,也不是藏宝地图确实让人有点失望,但发现金庸十四部小说书名里隐藏的后两句诗确实足以使我震惊“武林”。

既然震惊武林的秘密的秘密藏在那十四个汉字里,那么震惊游戏界的秘密一定藏在后面的那十四个英文字母里了。“gamture.the9.com”应该是个网址。马上驱猫上网,在IE地址栏里键入“gamture.the9.com”。

“中国第一届游戏文学大赛?难道要我参赛不成!”虽说我的文笔还不错,但写出来的东西都是用来聊以自娱罢了,从来没有想过要拿去参加什么大赛的,但既然这次是上天安排的,那我也只好顺应天意了,如果一个不小心得了奖,还可以用奖金买点什么送给灵素,虽然她从来没有要求过我给她买点什么,但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对不住她。

“但是要写哪个游戏呢?”我玩过的游戏只有《金庸群侠传》一个,只能写它了,于是就有了这一篇小说《金庸群侠传之我的大学》。从十月十八日一直写到今天(十二月一日)算是可以收尾了,因为时间紧迫,加上学业及就业的压力,第八回至第十四回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和时间再写了。晚上,我将把这篇小说寄出去,至于等待我的命运将会如何,是否可以震惊游戏界,还是交由中国第一届游戏文学大赛全佛体评委去决定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咦,我不是还俗很久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